建议投诉 | 广告服务 | 文友捐赠 | 欢迎投稿 微信关注《文学谭》公众号,访问更方便:  
手机站二维码文学谭微信二维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散文教程:(三)散文的寓意

来源:文学谭  作者:文学谭  时间:2019-04-17
  在散文中,作者的意旨常常不是直接表露的。因为一篇散文诞生的过程,往往是作家的“情”与外界的“物”相融交汇,产生“情因物生,物因情显”的复杂化合过程,所以,作者在创作散文时,经常借一“物”(或一景、或一事),寄以深刻寓意,达到抒情述志的目的。比如冰心的一些散文,在《樱花赞》中寓深意于樱花,抒发一衣带水的中日人民的深情厚谊;在《三到青龙桥》中,是借坚固雄厚的万里长城,寓以亚非人民争取独立自由,团结战斗之情;在《一只木屐》中则又是以一只被海水泡成黑褐色的木屐为寓意物,抒发希望日本人民踏出一条从黑暗通向黎明的坚实平坦的大道的情谊;在《一寸法师》中以米粒般细小的金象也成了作者的寓意物,以此表达作者的坚信人民能战胜妖魔,争得幸福之激情;等等。由此可见,寓意是散文创作中的一个重要方法。

  什么叫寓意?就是把深刻的含意寓选某个对象之中。它包含两个部分:一是寓意物。二是作者的情意。叶圣陶对此又作了一个通俗的解释,那就是:“这个里头蕴蓄着那个,那个里头蕴蓄着这个,”“含有象征的意味。”(叶圣陶。《樱花精神》,载《文艺报》一九八一年第六期。)也就是俗话说的托物言志。寓意,因为是以形象的“物”的描绘来展示作者的意,所以它能增强散文的艺术效果。成功的散文寓意,可以使散文贮满诗情画意,读者只要“缓缓咀嚼一番,便会有浓密的滋味从口角流出!”(朱自清:《山野掇拾》。)

  怎样写好富有寓意的散文?

  一、选准寓意对象

  许多散文家常常有这个体验:有时,某种激情会如精灵一样,时刻存自己的思想中游荡,冲击着心房,但却找不到寓意对象,结果使这激情好似“魂不附体”,不能成形。这时候就需要寻找某种恰当的事物,借以抒发内心的思想感情。
  可选作寓意对象的事物很广泛。可以是景:花、草、明月、太刚、狂风、急雨、高山、大江、小桥、深巷……,可以是物:小米、大炮、纺车、衣服、书、笔……,可以是事:登山、喝茶、问路、垂钓……,也可以是诗句、格言、谚语……等等。不过,虽然选择的范围很广泛,但要选准寓意的对象却并不那么容易,而一篇散文的成败又往往在于能不能以灵敏的触角,去选准寓意对象。

  选准寓意对象,一般来说,要注意下面几点:
  (一)选择自己最了解、最有体验的事物
  一个人的触角灵不灵,不是什么天生的,它来自于对某一事物的了解和体验上。不可否认,在创作散文时,有时会灵机一动,选准某一对象作为寓意物来寄寓深意,但这不是天生的聪明,也不是什么心血未潮,而是因为对某一事物通过观察、思索,认识了它,了解了它、从中悟到了一点什么,并看到了它和另一事物的联系,窥测到别人所没有发现的东西,终于豁然开朗,灵机一动,而写出了散文。冰心创作《一只木屐》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她从日本回国时,和女儿在轮船上看到海里漂着一只木屐,这只木屐深深刻在冰心的心中,但要不要把木屐作为寓意对象来写散文,她拿不准。因为她本人对这只木屐还不十分了解,还没有真正认识。所以她让这只木屐在她的脑海里整整“漂了十五年”,“一直没有把它写出来。”(冰心:《阅读和写作问题》)直到十五年后,她对日本劳动人民的生活有了更深的认识,对日本人民的斗争有了更深的了解和同情,这只木屐才成了她表达这种思想感情的寓意对象,寄寓了她对日本人民的深厚友谊和希望。
    又如象白杨这样人人熟悉的极普通的树,为什么只有茅盾能抓住它,作为寓意对象,写出《白杨礼赞》呢?这并不是茅盾的脑袋特别灵,而是他对白杨的姿态、性格有极深刻的印象和感受,使他在白杨身上看到了别人不曾看到的东西——象北方农民那样坚强挺拔的气概和朴实的品质。我们有些同志就吃了这方面的亏,对某事物虽则动了心,看到一点东西,但还处于朦胧状态,就匆匆忙忙定下来,结果却写不下去。所以,选准寓意的对象,首要一条就是对寓意对象必须充分认识、了解,有独特的感受和感情。

  (二)选择生动、形象、美好的事物
  寓意的对象必须具有一定的美学意义,这样的对象容易使情和理,情和事交融起来。在散文创作中,尽管选择寓意对象是比较自由的,但并不等于说,没有限制、约束,任何东西都可作为寓意对象。比如说垃圾箱,它虽则可以说有“一身脏,换来万户香”的特点,但就不宜作为寓意对象,来歌颂那些情愿自己“一身脏,换来万户香”的清洁工人,理由是在大家的眼里垃圾箱形象不美。当然,对某些东西,美与不美,又和各人的思想、情操、立场有关。比如陋室,可能在某些人看来不美,但刘禹锡就把它作为寓意对象,写出了脍炙人口的《陋室铭》。所以,选准寓意对象,也是一个人的思想、情操、立场和艺术修养共同作用的结果。

  (三)选择寓意对象的最佳角度来表现
  同一事物,可以从不同角度来寓意。例如同是以日本的樱花为寓意对象来歌颂日本人民的樱花精神,杨朔从“风雨中开放的樱花。才真是日本人民的象征”的角度寓意,写成了《樱花雨》;冰心从“促选日中人民的友谊,也是斗争的一部分”的角度寓意,写成了《樱花赞》;刘白羽从“真正的春天永远属于人民,樱花,这绯红的云霞,便永远属于人民”的角度寓意,写成了《樱花漫记》;今后也许还会有别的作者,从另一个不同角度出发寓意,写成新的樱花赞。当然,角度不管怎么变,都必须选最佳角度。所谓最佳角度,就是能写出新意,能最充分表达作者的情和志,能有利于义章的迅速展开的角度。在写散文时,如果已选好寓意物,但未能选择最佳角度,写起来仍会感到不得劲儿的。

  二、形象地描写寓意对象

  选准了寓意对象之后,还应对它作具体而形象的描写。在描写时,不要泛用笔墨,而要“突出一点”,精心刻划。所谓“突出一点”,这“一点”,是指作者在寓意对象上寄寓深意的那一点。运用这个方法必须注意:

  (一)着重描写这“一点”
  寓意对象可以描写的方面很多,但作者必须以极其精炼的笔墨,突出能展示寓意的一点,着重地描绘。正如朱自清所说,“于人们忽略的地方,加倍地描写,使你于平常身历之境,也会有惊异之感。”(朱自清:《“山野掇拾”》。)这“人们忽略的地方”,而你却有独特的感受,那你就可选作有寓意之点,要加倍描写。如许地山的《落花生》就是通过父亲的口着重描写花生的。果子埋在地底,等到成熟,才容人把它挖出来”这一点;茅盾的《白杨礼赞》是着重描写白杨树的“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努力向上发展”这一点;杨朔的《荔枝蜜》是着重描写蜜蜂的勤劳和“对人无所求”这一点;……等等。这种着重突出一点的描写,避免了很多冗杂的笔墨,缩短了行文,又可以充分揭示寓意,增强艺术效果。

  (二)巧妙衬托这“一点”
  对寄以寓意的“一点”着重描写的同时,还要对这“一点”作巧妙的衬托,这样可使寓意对象得到更生动的展现。如《落花生》中,作者在着重写花生的果实之前,写了这样一段对话:

  ……爹爹说:“你们爱吃花生么?”
  我们都争着答应,“爱!”
  “谁能把花生底好处说出来?”
  姐姐说:“花生底气味很美。”
  哥哥说:“花生可以制油。”
  我说:“无论何等人都可以用贱价买它来吃;都喜欢吃它,这就是它的好处。”

姐姐、哥哥和我的三句话,虽然都说出了落花生的一个好处,但恰恰都忽视了它的果实的特点。在这样的铺垫后,父亲才说出了“果子埋在地底,等到成熟,才容人把它挖出来”这番话,对花生的果实的特点进行加倍描写,虽则平常,但正因为人们所忽略,所以说出来后就能使入受到极大的启发。

  铺垫衬托的方法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或是用背景衬托,如《白杨礼赞》是以壮阔而单调的黄土高原的风景画为背景,然后让傲然耸立、象哨兵似的白杨树出场,衬托出白杨树的不凡;或是以虚衬托实,如杨朔的《海市》是以海市为寓意,文中一开始是一幅儿时所见到的海市奇幻虚景,然后出现眼前的长山列岛的实景,以虚景衬托实景,使寓意对象得到形象地展示;或是以次要特点衬托主要特点,如《落花生》中就是用花生的气味、用途等来衬托它果实的朴实无华的特点;等等。用巧妙的铺垫、衬托方法来突出寓意物的这“一点”,可使读者更深刻地感到整个寓意。

  三、以机智笔墨显示寓意

  显示寓意,是作者的寓意从寓意对象中显露出来,这里有一个从形象到理性的转化、飞跃的过程。因此显意要注意两点:一是转化要自然,切莫生硬;二是表达寓意要灵活奇巧,不能呆板。总之一句话,笔墨要机智,要使读者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你的意思,没有丝毫外加之感。

  怎样以机智笔墨显意?这里介绍几种主要方法:

    (一)夹叙夹议
  把叙和议熔铸在一起,让叙事和显意浑然一体,《落花生》中就机智地采用了这办法:

  爹爹说:“花生底用处固然很多;但有一样是很可贵的。这小小的豆不象那好看的苹果、桃子、石榴,把它们底果实悬在杯上,鲜红嫩绿的颜色,令人一望而发生羡慕底心。它只把果子埋在地底,等到成熟,才容人把它挖出来,你们偶然看见一颗花生瑟缩地长在地上,不能立刻辨出它有没有果实,非得等到你接触它才能知道。”

这里既是描绘花生果实的形象,又是显露寓意的笔墨,分不清哪是描绘,哪是显意。这样既自然又形象,也耐人寻味。

  (二)首尾呼应
  开头有伏笔,结尾有照应,一呼一应,极为自然。杨朔的《茶花赋》以茶花为寓意,歌颂美化生活的劳动人民,歌颂祖国。文中一开始提出问题:久在异国他乡,思念祖国,请画家画一幅有祖国面貌特色的画,画家表示为难。问题提出来了,搁着;尔后加倍描写在昆明见到的茶花美景以及和普之仁的谈话,最后,显意了:

  一个念头忽然跳进我的脑子,我得到一幅画的构思。如果用最浓最艳的朱砂,画一大朵含露乍开的童子面茶花,岂不正可以象征着祖国的面貌?

到这里,水到渠成,意显出来了,毫无突兀雕琢之感,既顺理成章,又自然熨贴。

  (三)妙笔点染
  在关键处不露声色,顺手捎带,点一笔,顿使文章意趣盎然,情理跃然于纸上。丰子恺的散文《口中剿匪记》,通篇以病牙为寓意对象,暗射国民党反动官吏。文中先是极力描写病牙的作恶。歪斜偏侧,吊儿郎当,一味对“我”戕害,使“我”奇痒,使“我”大痛,……经过医师检查和忠告,“我”静恍然大悟,文中点染道:

  原来我口中的国土内,养了一大批官匪,若不把这批人物杀光,国家永远不得太平,民生永远不得幸福。

这么巧妙地一点,读者恍然大悟——原来前面一大篇历数病牙的罪行,全是针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真可说是句句话中有话,字字里面有骨头。

  (四)反其意而用之
  这是一种特殊的表现方法。比如落花,千百年来,人们总是将它用来表示青春的消逝、生命的衰残,面对落花,总有几分感伤,那“流水落花春去也”、“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叹就成了人们反复咏唱的名旬。但是,当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的作者,面对落花,却会引起另一种情思。有篇散文叫《落花枝头》,(见《八十年代散文遗:》,上海文艺出版。)完全一反其意,而翻出“落花正是新生的标志,实在值得大书特书”的新意,高唱“请明年再到枝头上看吧,那满树的繁花硕果就是答案。”读了这样的散文,令人拍案叫好。这种寓意笔法,带有“翻案”的性质。由于时代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和人们思想感情的变化,作者对一些客观事物,产生了与前人完全不同的理解和感受,从而能在这些事物身上赋予崭新的寓意。峻青的《秋色赋》就是针对欧阳修的《秋色赋》,反其意而用之的佳作。
阅读: (编辑:修古)

好文章,赏一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文学谭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合作支持 | 投诉建议 | 文友投稿 | 文友捐赠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内容均由文(网)友投稿、推荐或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分享和学习。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本站深表歉意,并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粤ICP备16090026号-2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515号 技术支持:优企传媒 
© Since 2019 WENXUET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文学谭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