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投诉 | 广告服务 | 文友捐赠 | 欢迎投稿 微信关注《文学谭》公众号,访问更方便:  
手机站二维码文学谭微信二维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创作 > 散文 > 正文

散文教程:(四)散文笔法举要

来源:文学谭  作者:文学谭  时间:2019-04-21
  散文的笔法很多,这里主要介绍写意、兴波、指点等一些等法。

  一、写意法
  写意,原是一种绘画技巧,指以简练的笔墨传神。这种笔法,也非常适合散文特点。散文格局小,篇幅短,不要求有完整的故事情节,也不要求多方面塑造人物形象,要想把人写活,把事记生动,使作者可以充分抒情述怀、就要借助于传神的笔法。有些初学写作散文的同志,在写入叙事时,往往求全、求实、求细、而忽视传神笔法,这样写出来的散文就不容易有吸引力。
  怎样运用写意笔法来写入叙事呢?
  (一)虚中带实
  这主要指叙事。在散文中叙事,可以不必处处实指,不妨虚一点,抓住传神的特征,进行概括地叙写。比如吴伯箫的《记一辆纺车》中有这样一段描绘:

  纺线有几种姿势:可以坐着蒲团纺,可以坐着矮凳纺,也可以把纺车垫得高高的站着纺。站着纺线,步子有进有退,手臂尽量伸直,象“白鹤晾翅”,一抽线能拉得很长很长。这样气势最开阔,肢体最舒展;兴致高的时候,很难说那是生产,是舞蹈,还是体育锻炼。

  这里主要描写纺线姿势,只是概括地写了坐和站的不同纺线姿势,它是虚指,一没有落实到某人在某日某地的某次纺线姿势上。但却写得很传神,因为它抓住了能传神的特征性动作——“白鹤晾翅”式的纺线来叙写,形象地写出了纺线的气势,充分地抒发了作者把纺线看成是生产,又是舞蹈,又是体育锻炼的情致。
  当然,叙事的虚一点,概括一点,约略一点,并不排斥实写。在一些能充分传神的地方,就不妨实一点,力量用得重一点。正如著名的散文作家秦牧所说:一篇散文里面,“总得有它的特别强烈细致的尖端部分。正如一出戏剧有它的高潮,一阕音乐有它的旋律紧张处一样。如果从头到尾,都象缓慢的泥河似的,流水不快不慢,毫无突出之处,就不会动人。”(秦牧;《散文创作谈》)鲁迅的散文《风筝》写了好几件事,从北京的I;I!风筝浮动”,想到故乡的“风筝时节”,又写了小时和“小兄弟”对风筝的不同态度,这些都写得比较概括,比较虚,但当写到那次“风筝事件”时,就不同了,写得很实,很具体: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似乎多日不很看见他了,但记得曾见他在后园拾枯竹。我恍然大悟似的,便跑向少有人去的一间堆积杂物的小屋去,推开门,果然就在尘封的什物堆中发现了他。他向着大方凳,坐在小凳上;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失了色瑟缩着。大方凳旁靠着一个胡蝶风筝的竹骨,还没有糊上纸,凳上是一对做眼睛用的小风轮,正用红纸条装饰着,将要完工了。我在破获秘密的满足中,又很愤怒他的瞒了我的眼睛,这样苦心孤诣地来偷做没出息孩子的玩艺。我即刻伸手断了胡蝶的一支翅骨,又将风轮在地下,扁了。论长幼,论力气,他是都敌不过我的,我当然得到完全的胜利,于是傲然走出,留他绝望地站在小屋里。后来他怎样,我不知道,也没有留心。

这里,作者化了大力气,具体而细致地叙写了一次风筝事件的始末。看起来笔墨多了一点,但因为将关键的部分写出了神,就可让其他部分用略写、概写、虚写的办法,以局部的笔墨多换来了整体的笔墨少,同时又使文章奇峰突起,曲折生动。
  (二)粗中有细
  这是指写人。粗,指不必全面写出人物性格的发展过程,不需要在完整的故事情节、紧张的矛盾冲突申刻划人物性格特征,不要求用多种手法具体描绘人物,等等;而只是粗粗几笔,把人物推到读者面前。如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中写母亲、祖母、亡妻的形象,都只有疏疏几笔。写母亲,是用老妪之口来回忆:“汝姐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就这么一笔。记祖母,是凭借一象笏来叙写:“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问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也是只有一笔。至于写亡妻,只是用一句间接描写:“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共计三、四笔,神情毕肖地写“活”了三个人,这就是用写意法写人的特点:抓住能体现人物特征的、能传神的某一点,粗笔挥洒,使人物栩栩如生,鲜明突现。
  当然,用写意法写人,并不是只要求粗,也需要粗中有细。就是在一些能充分表现人物的本质特征的地方,用重笔写。如在方望溪的《左忠毅公逸事》中,当史可法去探望关押狱中的思师左光斗时,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史(指史可法)前跪抱公(指左光斗)膝而呜咽。公辨其声,而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怒曰:“庸奴!此何地也,而汝来前!国家之事糜烂至此,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不速去,无俟奸人构陷,吾今即扑杀汝!”因摸地上刑械作投击势。

这里,对左光斗的动作语言写得十分具体细致。当他知道来探望他的是学生史可法时,因受刑过重,“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他并不因史可法的来探望而稍安慰,反而怒曰:“庸奴!……吾今即扑杀汝!”甚至于“摸地上刑械,作投击势”。既有斥责,又有规劝,又有激励,又有命令。这些语言动作,最能表现左光斗的精神品质——忠心耿耿,为国为民,一片丹心,光照日月。当时,左光斗的内心极为复杂:他既仇恨阉党小人的暴行,又痛心于学生不明白自己的意图;既明了乱臣贼子的凶残歹毒,又深虑史可法亦遭奸贼构陷。此时此刻,他有多少话要对史可法说,但他身陷囹圄的这一特定的环境,就只能产生这样奇特的行和言。这些动作语言,生动地刻划了左光斗的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可贵品格。作者正是抓住了最能传神的部分,竭力描写,使左光斗的形象跃然纸上。
    运用写意法,作粗中有细的刻划时,特别要注意必须服从传达情理的需要。也就是说,文中细写的某一点,常常是作者和读者的感情升腾的沸点,是抒情、议论、写入、叙事的交融点,上述左、史在狱中的一幕如此,又如《背影》中对父亲跚蹒走到铁道边爬月台买桔子的描写也如此。这部分是全文的高潮,作者的感情已升腾到了沸点,读者读到这里,感情也难以抑制,情、理、人,事交融起来,使它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二、指点法
  指点,是散文中作者直接表白自己的意见、倾向的文笔。它不仅担任着“显志”的作用,有时也是文中显露意境的一个重要手段。
  (一)指点的文字是散文的脊梁
  正因为指点是作者显露倾向的重要手段,所以作者常常用指点的文字来作为支撑整篇散文的脊梁。我们可看一看丁玲的散文《彭德怀速写》。这篇散文全文不过千把字,作者有几次站出来指点。一是在文中特写了彭德怀的肖像后,作者指点说:彭德怀的肖像“充分表示着顽强,这是属于革命的无产阶级的顽强神情。”二是在写完彭德怀对下级的态度(诚恳的握手,粗鲁无伤的玩笑,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后,作者又指点说:“这些听着的人便望着他,心在那些话里沉静了起来,然而同时又更奋起来了。”三是在写完有些人怕他后,作者再次指点说:“因为他对工作是严格的,虽说在生活上是马马虎虎;不过这些受了严厉批评的同志却会更爱他的。”三处指点,每处都揭示了彭德怀同志崇高品德的一个侧面。若把这三处文字合起来,就较完整地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彭德怀同志的崇高形象。三处指点的文字,铸成了这篇散文的脊梁。
  (二)指点要注意火候
  电影中的插曲总是在关键场合出现,或是在故事的高潮处出现,或是在最感人的时刻出现。散文中的指点,也象电影中的插曲,应该放到关键时刻出现。
  它可在写完一件事后出现。吴伯箫的《(记一辆纺车》中每当叙写完一件有关纺线的事后,总是用一、二句话来指点一下。如在写完延安同志珍爱自己亲手劳动出来的成果后,就这样说:“美的概念里是更健康的内容,那就是整洁,朴素,自然。”在细述完纺线过程后,又说:“那有节奏的乐音和歌声是和谐的,优美的。”这种指点,身兼三任,既是总结,又是飞跃,还是抒情。从全文来看,它还起到调节整篇文章的节奏的作甩。
  它可存展现某个特写镜头后出现。如方纪的《挥手之间》中,作者在展现了毛泽东同志上飞机前的挥手这一特写镜头后,紧接着就是这样的指点:“这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性的动作,概括了历史转折时期领袖、同志、战友和广大革命群众之间的无间的亲密,他们的无比的决心和无上的英勇。”这既是形象地注释,又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把文章的感情迅速推到了最高潮。
  它可在细描一个景物之后出现。如范傅淹的《岳阳楼记》在写完“霪雨霏霏”时登楼所见的景象后,立即指点说:“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接着在写完“春和景明”时登楼所见的景象后,又即指点说:“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笼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这样的指点,是把景、情、议熔于一炉,叫人回味无穷。
  它可在一篇之末出现。比如方志敏同志的《清贫》,当全文写完自己被捕时国民党士兵搜身抄不到钱后,篇末这样指点说: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再如《岳阳楼记》终了,作者也抒发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襟抱。这些指点文字,犹如打完仗占领了敌人制高点后插上去的红旗。它画龙点睛,深化了主题,使人们读了久久难忘。
  总之,散文中的指点,不能乱点、滥点,一定要点在火候上,点在关键处,并且言简意赅,带有哲理性。常有这样的情况,读过一篇散文后,其他内容记不得了,而几句指点的话却能久久不忘,甚至成了座右铭,可见指点的作用之大。
  (三)反复指点
  电影中的主题歌,可以在影片中反复演唱;一篇散文中的某一指点,也可以在文中反复出现。如在茅盾的《白杨礼赞》中,“白杨树实在不是平凡的”一语,在文中反复出现了四次。丰子恺的《忆儿时》中,每当回忆儿时一件事,就写道:“这回忆一面使我永远神往,一面又使我永远仟悔。”在文中这样反复指点三次。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中,“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最可爱的人吗?”一语也出现了两次。
  反复不是无聊的重复。作者正是通过反复,把某个指点作为一种主旋律,统帅全文;同时也有利于抒发作者的激情,在反复中使作者的情感从一浪推向更高的一浪。反复指点,反复咏叹,这也是把散文当诗一样写的一种表现。
  (四)用诗一般语言指点
  在散文中,指点的文字应是意境的组成部分,它是使作者的主观境界和客观景物融为一体的焊接的火花。如高尔基的《海燕》,一开始写了暴风雨前夕的大海上的景象,写了海鸥、海鸭的呻吟,写了企鹅的胆怯,写了海燕的欢乐和渴望。所有这一切,都是依赖作者最后的指点:“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而把前面所写的景和作者的思想感情焊接起来,构成了一个壮美的意境。没有这个指点的焊接,海燕还是海燕,暴风雨还是暴风雨,海鸥、海鸭和企鹅还是海鸥、海鸭和企鹅,互不相干,而经过最后那么一指点,就迅速融到一起了,成为意境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体现了作者的乐观思想和战斗豪情。
  正因为指点能在文中起这样的作用,因此指点的语言就应该象诗的语言那样浓缩而富有感染力,它能一下子照亮人们的思想,点燃人们的感情。

  三、兴波法
  散文要不要有波澜?有些人认为:散文篇幅短小,写的事情细微,既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又不要求完整地刻划人物形象,怎能写出波澜?这是偏见。古人说得好:“短至绝句,亦未尝无尺水兴波之法。”(刘熙载:《艺概·诗概》)何况散文呢?我们阅读一些优秀的散文,常会感到如入精致的园林。曲径通幽,变化多姿,使这些散文产生了一种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我们创作散文,不能忽视兴波这一笔法。
  散文兴波的方法,归纳起来大约有这样几种:
  (一)在感情深化上兴波
  人们的感情是错综复杂的,从认识规律来看,它要经历一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深化和升华的过程。同时,对一个事物的认识也不能一次完成,必须经历一个认识——再认识的反复过程。认识的深化、反非和升华,就会激起人们感情的浪花和波澜。优秀的散文家常常根据自己对物、事、景的感情深化、反复和升华,在散文中显示波澜。
  以作者感情的转化为脉络显示波澜,这是在感情深化上兴波常用的一种手法。如杨朔的《荔枝蜜》,文中一开始写自己原来见到蜜蜂的感情是“总不大喜欢”,因为他曾被蜜蜂螫过,所以“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待到后来,吃到了荔枝蜜,听到了饲养蜜蜂的老梁介绍了蜜蜂的一些品德,这时,作者感情发生巨大变化,由表及里地升华、飞跃:“心头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花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使文章顿起波澜,人们读了也觉得心头一颤,为之动情。
  另有一种方法,是随着作者对客观事物的观察视线的转移,引起感情深化,以此兴波。朱自清的散文《绿》,开始初见潭水的绿是“惊诧”,接着受潭水绿的“招引”,继而又去“追捉”潭水绿的“离合的神光”,最后“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以至到要张开两臂抱住潭水的绿,直到最后大声赞美潭水的绿,到达“不禁惊诧”于潭水的绿了。这里作者从“惊诧”到“不禁惊诧”,步步深化,仿佛象掘井一般,层层递进,使感情逐步升腾,到达顶点,显示了波澜。
  (二)在景和物的变化上兴波
  散文常常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客观的景和物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千变万化的。同时,由于人们观察景物的立足点、感情、角度的不同,所见景和物也会发生变化。因此,巧妙地抓住景和物的变化兴波,也是散文创作中常见的方法。
  这种方法大致有以下两类情况:
  一类是以景和物本身变化兴波。如贾平凹的散文《云雀》(载《长安》一九八一年第十期),先写隔壁老头养的云雀在笼里不安,左撞右碰,向往蓝天。结果,“我”不忍看到云雀这样的处境,瞒着老头,偷偷打开笼门,放走云雀。可是隔了两天,出入意料,云雀又自动飞回笼里。用老头的话说:“我已经喂它两年了,这笼里多舒服啊!”作者就以云雀从向往蓝天到安于牢笼的变化,自然地组成全文的跌宕和波澜,深刻地揭示了冲破思想牢笼的艰巨这一真理。
  另一类是抓住由于作者对客观事物的感受的变化而兴波。俄国的作家柯罗连科韵著名散文《火光》就是用这种方法。开始,作者看到火光,以为“就在眼前”,之后笔锋一转,通过船夫的话:“远着呢!”掀起一波。最后的事实是“的确还远着呢”,再起一波,从而得出“火光却依然停在前头,闪闪发亮,令入神往,——依然是这么近,又依然是那么远……”的发人深思的结论。真可谓是一波三折,令人神驰。这里景的变化——火光从眼前到遥远的变化,完全是由于作者开始不了解火光的特点所造成的。
  (三)在强烈的对比中兴波
  对比的范围很广。事物的美丑、正反,时间、空问的差异,思想、心情的变化,等等,都可进行对比,以此兴波。如鲁彦在三十年代写的散文《杨梅》,一开始即写儿时对杨梅的喜爱,从杨梅的形状、颜色到滋味都很使他迷醉。写完这些以后,笔锋一转,跌宕骤起,出现时的杨梅却是“比故乡的小,比故乡的酸,颜色又不及故乡的红",再加上多病的身体,抑郁的心情,感受大不相同。文中让欢乐祀痛苦对比,引起波澜,表现作者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对黑暗现实的愤怒和不满。鲁迅的《从百花园到三哧书屋》也是通过百草园里的乐趣和三味书屋里的枯燥无味对比兴波,对封建教育制度进行强烈批判。
  (四)在人和物的扬抑上兴波
  这是根据笔下人和物的具体实际情况,巧妙地安排扬抑;或是欲扬先抑,或欲抑先扬,或是扬扬抑抑,等等,使笔墨来一个出入意料的大转弯,引起曲折跌宕,显示波澜。如贾平凹的散文《丑石》就是用扬抑兴波的力作。作品先从各个侧面极写丑石的丑:它外貌丑,奶奶很讨厌,一直想把它搬走;它用途丑,石匠不要它;不懂事的孩子,对它嗤之以鼻;连花草也嫌它丑,不愿跟它为伍;……真是丑得不能再丑了。之后,作者又盛赞其美,进行扬:天文学家发现它原来是天上落下的二三百年前的陨石,是件了不起的东西!这样大抑大扬,大起大落,掀起了冲天大波。尽管全文短短几百字,写的是一块石头,却使文章有声有色,波澜迭起,真可说是一篇绝妙的佳作。
阅读: (编辑:修古)

好文章,赏一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文学谭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合作支持 | 投诉建议 | 文友投稿 | 文友捐赠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内容均由文(网)友投稿、推荐或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分享和学习。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本站深表歉意,并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粤ICP备16090026号-2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515号 技术支持:优企传媒 
© Since 2019 WENXUET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文学谭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