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投诉 | 广告服务 | 文友捐赠 | 欢迎投稿 微信关注《文学谭》公众号,访问更方便:  
手机站二维码文学谭微信二维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读 > 散文 > 正文

姥姥家的枣树

来源:文学谭  作者:李鸿  时间:2019-05-12
  从我儿时记事起,姥姥家的枣树就有大碗口粗。那是一棵胖枣树,大如核桃,椭圆形。相彬、相民那是我儿时最要好的小伙伴,玩过家家的事自不用说。70年代时,家家都穷,地瓜干面做的馍我们叫做“塑料馍”,面黄黑色,吃起来筋道,有嚼劲,掉在地上都能弹起来,不会碎,再后来就是玉米面馍,只有在春节时才能吃上点白面馍即小麦面。那时的生活就那样,很艰苦,只要是同龄人都有同感,不像现在物质、精神生活如此的丰富多彩。苦中有乐,小孩无忧无虑,只要填饱肚子,大人怎么受的苦,作的难谁也没有替父母多想过。
  在那个年代,我们几个小伙伴每天啃着个“塑料馍”在树下玩,捉迷藏、练爬树那是最惬意的事,童趣十足。由于生活紧张,俗话说的好:“老大好,老三娇,数着老二半树腰”。穿衣戴帽都是老大穿罢老二穿,小孩不懂事,摸爬滚打一身泥一身土,袖口、膝部、肘部烂的最快,补丁摞补丁那是常有的事,特别是秋冬换季的时候,衣服单薄,冻的瑟瑟发抖,练爬树那是最能抗寒的运动。
  由于大家个头都小,即使树没多高,也得几个小伙伴叠罗汉式的往上顶,这样做省力省事。姥姥家的枣树在两米处有一个大树杈,骑在上面自得自乐,一个一个比着爬到此处,是大家乐此不疲的事,大有胜者为王的自豪与威武。但是有时被大人看见,挨打挨骂那是常有的事,主要是大人怕小孩没有安全防范意识,一旦摔着碰着那就麻烦大喽!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枣树的枝条上慢慢就会拱出一个个小突起,气温一上升,没过几天,小突起慢慢萌发出一簇簇的嫩芽来,干枯的树枝上渐渐有了绿意。那一个一个嫩芽一天一个样,慢慢向外伸展,逐渐变成一片片绿荫。枣芽萌发时,没有梨花、杏花、桃花那么抢眼,也没有诗人笔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咏叹,而是默默无闻的吐着一粒粒花蕾,像米粒,黄黄的,看着比米粒小,就是这些不起眼的枣花,照样引来万千蜜蜂嗡嗡作响,毫不惬意,散发着幽幽的清香。几天的花期一谢,就会生发出众多小枣粒,绿绿的,煞是好看。随着嫩枣的发福、变大,那是我们几个小伙伴最憧憬的事,俗话说:”没有小乍有大”.那是收获前的希望,那是一种生活中的向往与期待,在艰苦的年代,大人尚有换换口味的想法,何况幼小的孩童?
  我们几个小伙伴每每蹲在树下,托起腮帮往上翘望时,小嘴巴巴的总是垂涎不已,也可以说小枣一天一天是在我们盼望中长大的、饱满的,仿佛美食与美味离我们饱尝口福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俗话说:“七月十五枣红鲜,八月十五晒半干”。一进七月,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开始蠢蠢欲动,或爬上树一人摘一个尝尝鲜,或用小砖头往上一扔,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巧哗啦啦撞下几个,我们都会按人头分,每人一个。开始时枣有点干涩无味,但我们几个小伙伴吃起来仍感到香甜无比,当然碰落下的枣叶要尽快拾起来扔到暗处,以防被大人看见,要不大人是要责备的,因为枣没熟时吃一个搭一个,嫩枣没有成枣应有的甜、脆,质地成色都不那么好。
  金秋八月,月亮分外的圆,我们几个小伙伴也迎来了好心情,有点蠢蠢欲动。生瓜梨枣谁见谁咬自不必说,枣儿此时朝阳的一面渐渐泛起了红晕,随手捡个竹竿,有枣没枣的扩上几杆子,地上就如下饺子般扑?扑搭掉下一大片,滚得满地都是,拾起一咬,那是嘎嘣的脆甜,煞是好吃,耐饿,回味无穷。大人每每看见,也不再过多的责备,只是不住的唠叨:“枣不要吃多,吃多喳咬的慌”。大人的话不无道理,枣吃多了确实有一种碎渣的东西在肚内蠕动一般,但小孩家家的没人忌讳那么多,只是感到越吃越甜,越吃越脆,毕竟一年品尝美食的时节就那么几天。儿时最激动的时刻就是大人打枣的时候,也是大人与小孩最和谐,最亲近的难得机会。每当一听到大人说:“今天打枣了,你们几个在下面拾枣时”,我们几个恭敬、服帖的很。打枣时,大人都会先把地面树叶清扫干净,然后才爬上枣树最顶端的杈,两腿劈开成八字状,两手展开各抓前后两个树杈,此时我才明白那树上人的造型不就是一个形体的“大”字吗,况且上的又那么高,相比之下我和几个小伙伴倒显得是何等的渺小。这时只见大人在树上猛的一晃,众多枣粒如筛豆般纷纷往下落,一个一个砸在我们的头上、肩上,隐隐作痛,但我们仍然乐此不疲、越砸越欢。拎着桶、端着盆,跟随着滚动的大枣撵着捡,不一会儿,个个都盆满桶满,煞是欣喜,我们也真正体会到收获的喜悦和充实。再后来枣还要晒红晒干,春节还要蒸馍、蒸花糕,煮豆馅用。总之,据说枣具有大补的功效,对身体保健均有很大的益处。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对枣的利用与推崇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枣的故事总归说也说不完,见物思人,只把它当做美好的记忆。
  姥姥早已不在人世了,后悔生前也没问她老人家这棵树的来历,也无法考究那棵树究竟是谁栽的,有多少年的树龄,只知道枣树生长缓慢、质地坚硬、价格昂贵,可与柏树齐名、媲美,物以稀为贵嘛!而如今成材的枣树很稀奇,但却是刻板刻章、工艺品制作的上等材质。几十年过去了,当不惑年纪的我领着儿女徜徉在枣树下时,那棵沧桑挺拔的胖枣树见证了我们四代人,亦或五代人的世事变迁。斯人已去,生死两隔,唯有它孤苦伶仃地伫立在庭院中,继续饱经着风霜雨雪的洗礼。而今大桶粗的它显得有些苍老,但枯枝间仍萌发着新绿,生命力极强。当我给儿女们讲解几十年前的往事时,他们大都感到诧异、不解,也是他们从一出生就直接跨入了电器时代,代沟现象也是难免的。
  我记得那天我给儿女们讲了好多,是对他们忆苦思甜、饮水思源活生生的再教育。那天我也想了好多,前辈们的百年树木、十年树人亦是这个道理或希望吧。但愿这颗历经沧桑的胖枣树百年不老、继续见证我们这个时代更加蒸蒸日上、繁荣富强。
  忆作此文,也是对姥姥及先辈们的一种追思、纪念吧!任何时候人都不能忘本,真的!现在生活很好,很幸福!
阅读: (贡献者:孤影,编辑:林芷若)

好文章,赏一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文学谭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合作支持 | 投诉建议 | 文友投稿 | 文友捐赠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内容均由文(网)友投稿、推荐或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分享和学习。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本站深表歉意,并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粤ICP备16090026号-2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515号 技术支持:优企传媒 
© Since 2019 WENXUET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文学谭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