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投诉 | 广告服务 | 文友捐赠 | 欢迎投稿 微信关注《文学谭》公众号,访问更方便:  
手机站二维码文学谭微信二维码
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读 > 散文 > 正文

怀想北方土地

来源:文学谭  作者:拾谷雨  时间:2019-05-12
  早晨从朦朦的山岚中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底是千沟万壑的高原,仿佛这是大地的一道伤口,以千年的沉默来抚慰自身的疼痛。我望着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时常想说些什么,却又时常沉默。
  土地使我感到敬畏,作为一个写诗的人,我时常陷入对土地的沉思与臆想。它为众人孕育粮食与河流,因此它是母性的,但它又吞噬着岁月与悲壮的往事,所以它是父性的。在它的疆域里,绝没有一丝温柔的风,北方的风常常带有沙粒和土屑,因而马蹄过处,必有扬尘。
  回到故乡以后,每每能看见在土地中劳作的北方人,他们的皮肤因常年的曝晒和风吹而显得黑黄,有力的双手带有深厚的老茧。外公是给我影响最深的一个北方人,他个头矮小,枯瘦单薄,苍老的脸上露着憨厚的笑容。他和这片土地,已经朝夕相伴70多年,我总觉得,在他心里,唯一不能舍弃的,就是这片土地。沉重的麦子几乎压弯他的腰,他一步一步稳当地走着,汗水从额头滚落,绳子从皮肉里扎进,疼痛成为一种习惯,他始终缄默,始终坚持。在佛家,比丘们都信仰佛祖,而他,唯一信仰的便是这片土地。外公曾对我说:“你要努力走出去,这里土瘦民薄,留在这里只有受苦。”我时常被这“土瘦民薄”所打动,或者说是一种触动,这里的确土瘦民薄,没有富饶与美丽的庄园,但这里却埋藏这一种无法替代的东西,让许多漂泊流转的人,有了内心的寄托。
  为什么你总在漂泊?只因为灵魂无处安放。是啊,只有这里,只有这里才能安放下他的灵魂。
  每逢初秋,当早晨的第一抹阳光打在金黄的土地上,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在屋顶上飞来飞去,一会儿又窜入密密的树丛中,接着便飞向更远的天空。天空是瓦蓝的,远远近近已有飘浮的云朵,白如初绽的棉花。这时的外公早已来到土地半晌了,他应是最初迎接黎明和朝阳的人,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他都熟悉如故人,虽然没有语言,却彼此相守相惜。记得很小的时候,外公曾养了一匹骡子,那匹骡子很刚烈,只有外公能驯服。这匹骡子每天陪着外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后来骡子生病了,外公就给它熬中药,骡子不好好喝,外公就大声呵斥它。那天夜里,外公每隔一会就去看骡子一次,外公的呼噜声平时很大,但那晚我没有听到外公的呼噜声。天亮后,外公仍然睡在炕头,这一天他没有早起,外婆去了趟驴圈,回来后低声说了句:“没了。”我听到外公的抽泣,那么悲凉那么伤痛,那是一条北方汉子的恸哭,他将泪水交给了土地,这片土地生了他,也终将埋下他,他默默不语,恒久地承受着,但面对这匹陪伴了他12年的伙计,他老泪纵横。
  这片埋下我们灵魂与尸骨的土地,使我们不断地承受苦难与泪水,却又给我们最纯美的黎明和日出。在这里,我们承受背叛、淡漠和遗忘,也承受善良,忠城和信仰。我不知道对于这片土地,我是怀着怎样的一种感情,但我知道,我的灵魂早已安放于此,随日月穿行,直到腐烂于这片土地里,才得安慰。
阅读: (贡献者:雨后彩虹,编辑:林芷若)

好文章,赏一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文学谭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合作支持 | 投诉建议 | 文友投稿 | 文友捐赠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内容均由文(网)友投稿、推荐或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分享和学习。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本站深表歉意,并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粤ICP备16090026号-2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515号 技术支持:优企传媒 
© Since 2019 WENXUET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文学谭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