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投诉 | 广告服务 | 文友捐赠 | 欢迎投稿 微信关注《文学谭》公众号,访问更方便:  
手机站二维码文学谭微信二维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文人 > 正文

也谈朱自清的人格:“思不出其位”

来源:文汇报  作者:韩石山  时间:2019-05-04
  在书店见到《完美的人格——朱自清的治学和为人》,编后记中说有两篇新文,就买了下来。此书原由三联书店1987年出版,这回清华大学出版社要出“学林忆往丛书”,征得编者郭良夫先生允许,便拿了过来。寒舍有三联版的书,对照一过,新增的两篇文章,一是朱先生的公子朱乔森的《再版序》,一是王瑶1988年朱先生九十诞辰纪念会上的一个发言。编后记中还说,年谱部分“改用了季镇淮先生在1986年补充、修改后载于《朱闻年谱》中的《朱自清年谱》”,我对照了一下,三联版出注126条,清华版数目相同。查寒舍《闻朱年谱》朱谱部分,注数相同。据此可知,其修改只是措词有异,不会有新的资料。两个版本最大的不同是,三联版竖排,清华版改成了横排。三联版封面是一株清雅的花儿,清华版封面中间是一个大圆圈,站着一个腰身笔挺的男子,身边有荷池和月亮。作画者不知道朱先生是个矮个儿,把他想像成一个身材颀长的英俊小生了。

  新增的两篇文章,严格地说,都没有必要。王瑶的那篇,不过是一篇即兴讲话,没有多少新意,且书中已收有他的《念朱自清先生》,列为首篇,记述甚详。朱乔森那篇《再版序》,是应编者之约而写的,对其父的人格评价甚高,比如“晚年人格的升华”、“臻于完美”、“由狷者而斗士,在帝国主义及其走狗面前站起来了”。学生同事,怎么说都可以,作为儿子也这样说,就没必要了。

  朱先生的人格,无疑是高尚的,就是说完美也无妨。重要的是体察,是诠释。我们这些普通读者,没有亲自接触过朱先生,朱先生的人格怎样,只能是看这些纪念性的文字。也就是说,我们印象里的朱先生,实际上是别人印象里的朱先生,若别人的记述与朱先生的真情相符,我们得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朱先生的印象,若是不符或不太符呢,那么我们得到的就是一个不真实或是不太真实的朱先生。这就需要缜密地考辨了。比如朱乔森说,朱先生教中学时,“每课必认真备课,课前还要反复熟悉讲义,而在课堂上,每每讲得满头大汗”(第14页)。我当过多年中学教员,觉得再认真的教员,若不是天气太热,讲一堂课断不至于满头大汗。会不会有别的原因呢。有的。同书中有两处可证。第193页,魏金枝回忆:朱先生在杭州一师教书时,“由于他略微口吃,那些预备好的话,便不免往喉咙里挤。于是他更加着急,每每弄得满头大汗。”第144页,吴组缃回忆:“他一手拿着讲稿,一手拿着块叠起的白手帕,一面讲,一面看讲稿,一面用手帕擦鼻子上的汗珠。他神色总是不很镇定,面上总是泛着红。”据此可知,朱先生是个腼腆的人,又稍微有点结巴,一着急就脸红,就流汗,从中学教到大学,一直就是这样。讲课确实认真,流汗则另有原因。

  再一个小小的疑惑是,我早先看书,就知道朱自清是胡适的学生,且胡适有恩于他,此番重读此书,细细寻按,竟不见一字提及。不管已故还是健在,解放后仍葆有盛名的新文学作家中,朱自清是胡适的正牌的学生。1916年朱考入北京大学预科,第二年即1917年秋季又考入北大哲学系本科。四年课程三年学完,1920年毕业。胡适1917年留美归来,秋季开学后任北大哲学系教授,讲中国哲学史,直到1926年赴欧前没有离开北大。《朱自清全集》收有朱1918年4月30日,向胡请教并借书的信,都可以证明朱是上过胡的课的。朱自清毕业后一直在南方教中学,长诗《毁灭》1923年在《小说月报》发表后,诗名大著。1925年清华学校设置大学部(改为大学是后来的事),胡适推荐朱自清任国文系教授。同年9月4日朱有信给胡,其中说:“承先生介绍我来清华任教,厚意极感!自维力薄不知有以副先生之望否!”(《朱自清全集》第11卷第153页)信中并说,他已两次进城看望均不遇。实际上这一段胡适不在北京,8月底去天津,9月初又去武汉讲学,直到10月才回京。以前读《朱自清全集》时,也不记得朱说过与胡的这层关系。朱可以不说,这么多纪念文章也都不说。过去写的不说,现在写的也不说,好像历史上没有这回事似的。原因自然是可以想见的,但可以想见的原因就对吗?

  对朱先生人格的评价,我觉得还是叶圣陶先生的一句话最为准确,他借用一句古语,说朱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思不出其位”,一点一滴地做去,直到他倒下(第18页)。也就是说,他是个本本分分的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他本分以内的事。比如闻一多先生遇难后,他发表文章谴责国民党政府,又主持为闻先生编全集,后人说这是怎样了不起,按叶先生的话一想,就全明白了。闻先生是中文系的教授,他是中文系的主任,本系的一位教授死于非命,他能不表示自己的愤慨吗,他能不主持为之编全集吗?这里没有什么个人关系,只有本分,只有职责。对朱闻两位都知之甚深的王瑶说过,“在生前,闻先生和朱先生的私交并不如一般人想像的那么深”(第12页)。再比如有的文章说,即使只有一个学生听课,他也认真地讲课,认真地考试,这在今天看来简直太了不起了。但是你若知道,他这个班全班就一个学生(王瑶:“作者以前上他所授的文辞研究一课,因为是关于中国文学批评的专门课程,内容比较干燥一点,班上只有作者一人听课”,见书中第10页),你就知道他怎样按时上课,怎样认真讲课与考试,都是应当的了。

  朱先生是个好人,是个优秀的知识分子,是个优秀的大学教授,他的人格是高尚的,说完美也无妨,但如果我们从世俗的一面来理解,那就更完整,也更可亲可敬了。 
阅读: (贡献者:夜微凉,编辑:修古)

好文章,赏一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文学谭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合作支持 | 投诉建议 | 文友投稿 | 文友捐赠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内容均由文(网)友投稿、推荐或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分享和学习。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本站深表歉意,并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粤ICP备16090026号-2  粤公网安备44180202000515号 技术支持:优企传媒 
© Since 2019 WENXUET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文学谭 版权所有
Top